网球

邪御天娇 2267 面具男

2020-01-16 20:23: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御天娇 2267 面具男

叶楚此时却浑然不知道这些,仙水的力量冲击他的元灵之时,他整个元灵都了,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他并不知道,在自己怀中的小女婴萌萌,此时已经苏醒了。

外面的天之神罚并非不够强,并非法穿透叶楚的青莲,而是萌萌以自己独有的道法,将外面的天之神罚给挡住了。

“我到底是谁,我怎么会这些……”

萌萌喃喃自语,窝在叶楚的怀中,抬头看着叶楚的脸庞,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她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来历,自己施展的这叫什么道法,为什么又知道头顶的是天之神罚,而且能够挡住它。

萌萌此时也比较混乱,不过她也没清醒多久,挡了一会儿之后,便沉沉的睡去了。

她的身上也散发着一阵阵的青光,汇入了叶楚的青莲之中,一道抵挡头顶的天之神罚,保神光中的叶楚恙。

天之神罚降临,灵泉湖附近一带都被笼罩了,方圆几千里内被轰成了虚。

这回可不是叶楚故意的,是他也法挡住这天之神罚,法令这天之神罚挪位,好在萌萌释放气息的时候,还释放了一缕,护住了叶楚的洞府。

要不然的话,洞府之内的宝贝,还有陈三七和王凯,也会被化作飞灰的。

“呃,这是怎么回事……”

王凯感觉头发有些发麻,他睁开了眼睛,想找点水来喝。

可是这一醒便吓了他一跳,一阵浩瀚的神光朝这边卷过来,洞府只剩下了中间的居住区,洞府外面的山脉,还有前方的灵泉湖都不见了。

而在远处,他看到了叶楚正飘浮于虚空中,平静的坐在一株青莲之中,表情十分的安静。

“大哥……”

王凯赶紧将一旁的陈三七给丢进了自己的乾坤世界,生怕陈三七被神光所伤,另外还有洞府中的宝贝,也赶紧收拾起来。

“这是在突破……”

“这么恐怖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王凯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是他毕竟身为圣人,还是很机警的,赶紧收拾好叶楚的大部分家当,然后带着王凯想离开。

不过刚到洞府口,便被一股形的力量给了回来。

“不好,法出去……”

王凯心中一惊,这股强大的力量可不是闹着玩的,若是自己强闯,很有可能神形俱灭。

“乖乖,这到底是什么神光……”

王凯这才知道,这外面的神光到底有多恐怖,即使以自己的圣者修为,外加身上的一套绝强者战甲,还是法安然的冲出去。

他立即又收了回来,然后将陈三七给唤醒了,陈三七还醉着酒迷迷糊糊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能在这里等着大哥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陈三七又弄不醒,王凯只能耐心的缩在洞府中等待了。

不过胆小的他,还是将绝强者神兵,以及一套绝强者战甲给激发了,并且准备好了几样东西,以防不测。

……

远处的叶楚,一直飘浮在半空中。

天之神罚慢慢的褪去,直到第三天的中午,才总算是褪去了。

叶楚一直也没睁开双眼,天之神罚褪去的一刹那,他便瞬移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中。

“大……”

王凯赶紧冲上去准备关心一番,叶楚打断他,传音告诉他立即离开这里。

叶楚大手一挥,将王凯收进了自己的乾坤世界,然后闭着眼睛,向毒林北面瞬移离开。

远处八翼独角龙,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那是……”

这时八翼独角龙,看到了远处林间的一个黑色魅影,那个魅影一到,整个毒林的天空便变成了黑色的,分明是白天却比的幽暗。

“原来是他……”

八翼独角龙咧了咧嘴,身形也是一闪,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中,似乎也对那个魅影神秘人物十分忌惮。

……

“嘶嘶……”

“跑的好呀……”

“到底是什么人,扰动天地异象,天之神罚都出来了,难道有人突破进绝强者之境了?”

“只是这魂力为何如此之强,难道是魂使,降临世间了?”

幽暗的林中,一道神鬼魅影闪来闪去,速度比的,如光线。

这是一个身穿黑袍的神秘人物,高大威武的身子都缩在干黑的袍子中,只有一个脑袋还露在外面,他还戴了一个黑色的面具。

面具看上去十分骇人,只能看到一双黑色的眼睛,犹如两片死亡的湖泊,一眼看过去,一片树林便会变得枯萎了。

此人行动之时,连影子也没有的,腐朽之气,完不亚于释放出大量情莲花时的叶楚。

“应该不会是那头八翼独角龙……”

面具男喃喃自语,声音极度的沙哑,而且沙哑中带着一股妖冶之气。

他一双枯眼看向了远处的那片山林,结果一路上又令数树林枯萎,形成了一条黑色的枯萎带。

“老鬼,别在我这里胡来,本座不会怕了你的……”

远处传来了八翼独角龙气愤的声音,他恨别人毁坏他居住的环境了,之前被叶楚引来的天之神罚毁了这里的地貌,现在又来了一个不人不鬼的老东西。

两人都身具腐朽之气,这是他恨的一种气息。

面具男喋喋怪笑了几声,问道:“那个小子去哪儿了?你不会不知道吧?他是你的什么人?”

“哼!臭老鬼,本座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八翼独角龙怒道。

面具男喋喋怪笑:“八翼独角龙,你应该要清楚,本使的使命,你若是不配合,休怪本使不讲情面……”

“哼!你要打便打!那小子本座不认识,与本座关!”

“呵呵,这样说不就好了,大家都是老相识了,何必闹得不愉呢,不过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子而已……”面具男怪笑道。

他也不想和八翼独角龙打,而八翼独角龙,也不想与这个老怪物扯上什么关系,若是真打起来自己可能还会吃点亏。

“告诉本使,他的名字吧,本使自会去查……”

八翼独角龙哼道:“本座身为绝强者,岂会关注一个名小卒,不知道……”

“名小卒?”

面具男自言自语道:“有这样天赋的小子,可不好找了,本使正少一个灵引呢,正好拿他献给我主……”

张家港市妇幼保健所预约挂号
惠东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阜阳治疗卵巢炎方法
广西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淄博正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