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鬼眼术士 第330章 你吃醋了?

2019-10-12 17:43: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眼术士 第330章 你吃醋了?

于艳到是一怔,笑了:“哦!那你当初所看到的那个我又是啥样的?这我到是不知道呀?”

“哼!你想想看吧,当初你可是瞧我不顺眼,不住的跟我斗嘴,一点都不害怕,现在才多久了,居然就变得胆小怕事,连一个林如韵都也不敢说上半句。”一脸的不可思议。

“唉!”

于艳长长一叹。

“怎了?难道……我说错什么了?”齐燕芸挠了挠头皮,一脸的茫然地看着她。

“你是知道的,我于艳当初在白虎帮混着,怎说也是堂堂有名的吧,白虎帮的那些人一见到我,怎也得称一声于姐,所以脾气不就大了点,也是对谁都不怕的了。”

“那现在怎变得这么了?”齐燕芸对此表示不解。

“这一切呀,哼!只能怪那个坏蛋了。”

“坏蛋!谁呀?”猛地省悟,吃惊地说道:“你说的那个坏蛋是凌痕那臭蛋么?”

“除了他,又能是谁能叫得我于艳低下头来了。”于艳神情黯然,随即又是一笑:“不过说来也得感激他了。”

齐燕芸皱了皱眉头,稍作思索:“你这什么意思?我怎听着一句都不懂?”

“这以前吧,老是打打杀杀的,没过过一天安稳的日子,只从丁哥把我塞给了他,跟他到了这里,慢慢的才感觉到,原来生笑是可以这样过的。”

这样过!

齐燕芸苦笑了一下:“这跟以前有什么的不同么?”

“当然不同了,以前过得担心受怕,也不知哪一天会被人杀了,现在到了这里,虽没那么精彩,起码过得舒心舒坦,忧虑,当然,那个可恶的家伙晚上也得过来陪我一陪才可以,不然这日子怎过。”看着她笑笑:“现在你和他也那啥的了,应该知道身边要是没个男人陪着,晚上会很寂寞的。”

齐燕芸不住地点头,这才明白了她的意,一叹:“现在怎办?”

“反正他不论是跟你结婚,或是跟那林如韵结婚,这个我都管不了,也权干涉,我只想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这就可以了。”

“你的要求还真是够简单的了。”对此,表示不理解,不过也没跟她争论不休,道:“我需要你的支持,怎也得把那林如韵打败了,不然叫得她进了凌家来,那还会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么?”

自己人长得虽说一点都不差,于艳也是如此,不过那林如韵一点都不是省油的灯,加之能力表现突出,还不把凌痕那死鬼吸引过去了,这可是她大的敌人了,说什么也不能答应。

于艳好心地提醒道:“你闹闹挽回一点面子这伤于大雅,要是闹得把脸皮都撕了下来,到时凌痕会作出一个什么样的事来,这真不好说,所以你得注意着点。”

俩人把这被子洗完,也是累坏了,一起躺在床上,聊聊心事,于艳教她一些作人的道理,齐燕芸一点都不认同,心想别的事可以让步,单单是这件事不能让步了,则有他的女人一旦多了起来,那里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了。

凌痕先是打个跟陈方正联系了一下,一直没有那女子的形踪,人就如蒸发了一般,再也找不到。

接着又联系了何峰,何峰说道今天他的那些同学会过来面试,他会特别的安排,好好的“招待”他这些同学一下,说到高兴之处,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凌痕也是笑道:“如果能用得上就用,实在一是处的话,何董你自己看着办。”

“哈!这个我理会得。”为了与凌痕拉近关系,这可是一个机会,何峰自然是不会错过。

何轩也是听说了这事,也联系了他,问问一下情况,道:“痕!你把情况跟人家说了没?别搞得人家顾着面子,害得人家要了这些不搭边的人。”

“哈!我办事你还不放心的吗?”

经过了这件事后,他的那些同学都是怕了,再也不敢走他这后门,同学归同学,人情归人情,这事真不好办。

接着凌痕去见林如韵,助理秘鼻子伤得不轻,还好没破了相,不然真就不好交代了。

“小王!鼻子怎样了?”

见得凌痕的关心,小王的鼻子既疼又酸,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凌先生,多谢你的关心,现在好多了。”

凌痕一看,立即就生了侧隐之心:“还疼的话,我还替你治治。”

“你还会治伤?”小王诧异地看着他,凌痕是风水师的事她是知道的,却不想他还会治伤,这到是意外。

现在的凌痕不是一般的人物了,不管他是否真的会治这伤,这鼻子给他摸一摸也是好的。

这人吧,现在不论怎地看,都好好帅气的样子,她也是看得出来,林董事长对他似乎有着一些意思,这点她还是看得出来的,不论是举止或是神态间,一目了然。

这男人连董事长都有意思了,她也是看着心动。

所以凌痕提出要给她治一治鼻子,没暇思索立即就答应了。

让她料不到的是,凌痕说是治她的鼻子,却没看到他拿出什么的药物来,只是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鼻子。

起先伸出手去摸她鼻子的时候,到是吓了她一跳,不是说治鼻子吗?怎地变成摸鼻子了?

好在她对凌痕也是深有好感,纵是这样,仍然是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一个女子的鼻子怎能让人这么的摸着了。

只是说来也十分的诧异,他一摸了之后,鼻子上立即就是一片清凉,接着又是一片烫热之意,原来还是隐隐作痛的鼻子,在这瞬息间感觉就不一样了。

她心里暗道:不是吧

,鼻子就这么被治好了?还是我的心理作用了?

凌痕这么摸着,感觉也很是不一样。

不论怎说,小王人长得到是很美,尤其是胸前那一对事物是属于超大型号的,瞧着就令得人眼睛都睁得大了,口水也是忍不住要流了出来。

凌痕虽说这段时间先后与几名女子有了那层关系,仍然是被她深深的吸引住,忍不住就多摸了几下。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忽地觉得有些异样,转回头来一看,不知什么的时候,林如韵已是站在他身后,一张脸也是拉黑了下来,变得十分难看。

凌痕一惊,手不禁就缩了回来:“如韵。”他有些心虚地叫了一声。

助理秘也是一惊,急忙解释:“董事长!凌先生说他会治病,我这鼻子疼得厉害,就给他治上一治。”

林如韵先是看了看她,再盯着凌痕一下,半句话也没有,返身入内。

凌痕冲着小王尴尬地笑笑,这才跟着进来,随手把门关上。

“是不是摸得很爽呀?”看着他,脸上划过一抹怒意。

“如韵!你千万别误会了,你秘她鼻子撞得不轻,我也是出于一片好意给她治了一下,再说了,她之所以受伤不也因我的原故,所以我有替她治一下的吧?”

“我有说什么了吗?用得着这么的解释?是不是心虚了才画蛇添足?”她一连提出了几个疑问,显然心下一点都不相信他的话。

凌痕一脸发苦:“瞧你说的,我不是怕你误会,这也显示出我对你的心意,你说是不?”

“哼!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有理不在声高,你这样迫不急待地想替自己澄清事实,这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嘿嘿地冷笑了几声:“叫我看着怎地都感觉不太对劲了。”

凌痕一听,这头就大了:“不是,不是,你千万别误会了,如韵呀,我对你的心,你还不明白的吗?刚才只是一片好意,替人治疗了一下,这真的没什么,你怎能误会我的呢?”

“是么!这么说来,真的是我误会了?”冷冷一笑,说是这么说,不过那表情却一点都不是那么一回事。

凌痕暗暗发愁,看来她真的疑心了,不过自己与她助理秘之间真的没什么的呀,你这误会真就大了,强笑了一下:“当然是你误会了。”

明知这话不足于置信,可又不能不说。

林如韵坐了回去,看着他,良久语。

“怎了?”凌痕上前凑近,表示自己的关心,手一伸,握住了她的手,轻轻的抚弄了一下。

林如韵把他的手甩开,表情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别不高兴了,今天我来找你,是想跟你谈一谈这婚要如何的来结,你是知道的,我家里虽说一些长辈,可父亲早就过世,母亲在我小的时候就弃我而去,爷爷吧,年纪已大,这事只怕他也不知怎办,我这来征求一下你的意见?看看应该办这件事。”

“结婚!”林如韵苦涩地笑,看着他,良久语。

“昨天不是好好的,今天你到底怎了?如果因为刚才我替你秘治一下鼻子就生气了,那你实在是不应该了。”凌痕正色地说道。

“你说……我是为了这样的事在生气的吗?”

“那你……”凌痕愣愣地看着她。

“算了,还是别说了。”林如韵显得极不耐烦。

成都恒博医院看病怎样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博士专家
成都恒博医院怎样坐车最快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专家号
成都恒博医院技术怎麼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