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沪出台众创空间发展细则 行业格局或改写_0

2019-12-04 22:18: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受“双创”战略鼓舞,各地众创空间以及各种孵化器爆发式增长。上海近日出台《上海众创空间发展实施细则》,规范众创空间的专业发展方向、服务体系等,对众创空间实行年度绩效评估的要求,并鼓励其品牌化发展。

政策扶持力度不断加大的同时,市场也出现首批上市和首家倒闭的众创空间。行业格局的分化,让越来越多的众创空间和联合办公走上了各自的抱团、联合之路。

绩效评估规范市场

《上海众创空间发展实施细则》近日出台,细则除了对众创空间的专业发展方向、服务体系和团队等有着一系列明确的规定,还提出将对众创空间实行年度绩效评估,根据其创新创业服务能力、数量、成效等给予支持,引导众创空间提供专业化的增值服务。

上海市科创中心方面表示,《细则》明确鼓励众创空间品牌化发展,以专业化服务与社交化机制吸引和集聚创新创业者,有条件的众创空间还可申报孵化器。

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上海新增科技企业孵化器42家、新型孵化器62家、科技创业苗圃备案19家、科技企业加速器1家。截至去年11月底,本市约有450家众创空间,其中科技企业孵化器149家、新型孵化器62家、科技企业加速器14家、科技创业苗圃备案90家、创业服务机构备案200余家,各类孵化器更是增长了近30%。

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国内新增各类创业孵化器4000多家。这些企业中不乏龙头企业已成功上市,苏河汇和上海莘泽创投作为众创空间中首批登陆新三板的两家孵化器平台备受瞩目。与此同时,深圳地库孵化器在运营4个月,烧钱100万元后难逃厄运,等待外人接手。

一时间,众创空间的市场前景变得扑朔迷离。有人依旧看好市场的发展,也有人猜测行业将引来“倒闭潮”。

上海孵化协会名誉主席、中国火炬创业导师王荣表示,传统孵化器都有“一亩三分地”,而众创空间往往都是“二房东”。所以众创空间的规模通常比传统孵化器小,需要四处圈地,但是过度扩张后容易造成力不从心、无法管理、服务难到位的现象。加上从业者也往往经验不足,缺乏稳定的构架、规范的管理,容易造成市场混乱。

一米好地CEO冯印陶表示,越来越多的人出来创业是件好事儿,人脱离开大企业去创业也是未来的趋势,但这件事儿不能太快,需要一个平衡的周期。

WE+首席执行官刘彦燊在去年就预测了众创空间联合办公市场的整合、收购和倒闭潮的出现。他表示,“明年能够出名,并好好活着的空间大概也就两到三个。”

鼻祖入华引发空间整合大潮

全球众创空间平台的鼻祖WeWork刚刚完成了一轮新的融资:中国投资公司联想控股和弘毅资本(Hony Capital)领投的4.3亿美元,并宣布入华,将第一家门店开设在上海。

就在这个美国联合办公巨头进入中国的同时,国内的各大众创空间和联合办公纷纷开始了各自的抱团、联合之路。

36氪、氪空间与纳什空间宣布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以战略入股的形式,参与到纳什空间的B轮融资。

优客工场以股权合作的方式参与无界空间的A轮融资,并与上海证大集团战略合作,联手打造文化创意产业的全产业链。

联合创业办公社和北京创客空间宣布达成合资协议,将成立联合办公运营公司,合力打造创客空间品牌 Maker2。

上海首家互联网金融产业园宏慧·盟智园所属上海金宏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澳大利亚宝泽金融集团AIMS在宏慧·盟智园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揭牌“悉尼证券交易所SSX华东上市企业孵化基地”。

洪泰创新空间宣布战略投资科技部首批国家级众创空间“闯先生”。

联合办公市场开始出现联合规模化趋势,各大品牌以合作、资源互换的方式引起了整个市场的重视。

空间联合是市场发展的必然趋势。克而瑞研究中心研究员沈晓玲指出,当市场上还未出现最强的空间品牌,企业联合有利于促进大品牌的产生以及市场规模化的发展。在相应的行业冲击后,强强联合能为空间规避掉一些市场上的风险。同时,各空间在资源上可以形成互补。每个人的产品侧重的方面都有所不同,空间之间能够欣赏彼此的优势,并且对于市场未来的发展有不谋而合的见解、调性一致,就能够达到良好的合作去更好地发挥自身的优势。

方糖小镇创始人万里江表示,很多标榜要做“中国的WeWork”的联合办公开始向孵化器发展,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创业指导上,但事实上他们又并非是专业的。针对创业团队做的投后管理是有较高行业门槛的。所以孵化器如果脱离投资基金,没有资本支撑,仅仅靠政府红利,长期以来难以收支平衡。

过剩还是不足?

无论是第一家众创空间的倒闭还是各大空间之间的联合都不禁让业界思考起众创空间过剩的隐忧?

受“双创”战略鼓舞,2015年,中国的众创空间及联合办公室蓬勃发展,据克而瑞研究中心的不完全统计,全国各地的众创空间总数已达到1.6万家。仅在2015年一年里,新增孵化器和联合办公空间就达4000多家。2015年,全国各地政府、房产商都开足了马力,进行了“大跃进”式的扩张,在全国各个城市建立大大小小的办公空间。

“几乎每天都有人上门希望寻求合作。”一位众创空间管理者说,“众创空间的数量已经高于创业项目的需求量。很多众创空间根本不知道在做什么。”

专门跟踪联合办公趋势的Deskmag网站的公开数据显示,中国在联合办公领域一年间发展的数量已远远超出全球总数。

科技部火炬中心党委书记翟立新认为:“与越来越多投身创新创业的群体对创业服务的需求相比,众创空间不仅不过剩,可能还不足。中国有3000万在校大学生,2000多所高校,每年有700万毕业生,每年经济增长总量等同于一个中等发达国家,这需要大量的创业服务机构。与越来越多投身创新创业的群体的需求相比,众创空间的数量也难言过剩。”

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秘书长徐勇也表示,少数孵化空间遇到困难或倒闭是很正常的,更多众创空间处在健康发展阶段。在中国,几乎在每个区域,都有管理着几万甚至几十万平方米规模的孵化器运营商。数千家普通孵化器的经营模式大同小异,增值服务少,服务能力一般。这正是我国的众创空间要解决的症结所在。

冯印陶指出,未来的经济活力还是要看小微企业,但同时小微企业需要更大力度的政府扶持力度以及更多的市场宽容程度,好的众创空间能有效促进创新,能够发现、培养、帮助优秀创业项目快速成长。

2016年众创空间或将进入一个新格局。

宝宝眼睛有眼屎
宝宝突然发烧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功效
纯中药制剂儿童止咳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