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天庭小狱卒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野兽心火

2020-01-16 22:24: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庭小狱卒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野兽心火

自从术炼师公会大选意外失利,由副会长变成一个无职无权的术炼师之后,解浩权便诸事不顺。

解浩权自己也能感觉出来,很多人在刻意地针对他,比如上次为凡间仙狱布置禁制的任务,就派到了他的身上。

这种公会接的项目,个人基本拿不到什么钱,所以,没有人愿意干。

解浩权本以为吃一次亏,也就完了,没想到,这才没几天,凡间仙狱的禁制,就被人破坏掉了,而他作为禁制的布置者,自然要提供售后服务,所以,又一次悲催地来到了凡间仙狱。

只不过到了这一看,这禁制破坏的实在太彻底了,真要修复和重建一个没什么区别。

“解大师,又见面了。”出现在凡间仙狱的刘浪,迈步走到了解浩权面前,微笑着打招呼。

“原来是刘狱长。”解浩权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上次,他来的时候,和刘浪的关系可不怎么好,如果不是术炼师公会的名誉会长,虞风凌正好下来,监督着他将禁制布置完,他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不过,也正因为那件事,让解浩权明白了刘浪与虞风凌的关系,所以,再次相见,他虽然是不苟言笑,但是态度上还算可以。

“不知道这凡间仙狱的禁制,何时能修好?”总是让广尧子给凡间仙狱站岗放哨,也不是个事,刘浪迫切希望禁制能够尽快的重新建立起来。

“这禁制被破坏的十分严重,修复和重建已经没什么区别了。真要修复的话,可能十天半月也完事不了。”解浩权如实说道。

“那就重建!而且,我希望谢大师尽最大努力,将这禁制建得越坚固越好,最好,金仙都没无法突破。”刘浪斩钉截铁道。

王大锤已经告诉他了,凡间仙狱禁制修复的钱,由段西华出,刘浪自然不会给段西华省着。

“按照你这个要求,可是会增加不少费用。而且,我需要跟术炼师公会汇报,那边同意之后,才能这么做。”解浩权说道。

“那也太麻烦了。”刘浪想了想,“解大师,我不如把费用直接付给你,就不经过术炼师公会这个环节了。”

听刘浪这么说,解浩权眼前顿时一亮。

他当副会长时,收入颇丰,但是下来之后,就没怎么挣钱,如此坐吃山空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吃不上饭。

为凡间仙狱建造一个可以抵御金仙的禁制,至少也要十万紫晶币,这可够他花好一阵的。虽然以一己之力,比较难完成,但是咬牙坚持,还是能坚持下来的。

“这样也不是不可行,不过你想建造坚固的禁制,费用可是不菲,至少,也要十万紫晶币起价,最高可以到二十万紫晶币。”解浩权跟刘浪解释道。

“那就来二十万紫晶币的。”刘浪毫无犹豫道。

玉帝已经下旨,让段家赔偿凡间仙狱的损失,别说是二十万,就算是二百万,段家也得出。

“爽快!”解浩权挑起大拇指。

这种挣钱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当即按照最高标准,布置起禁制。

所谓禁制,其实就是一个防御阵法,将整个凡间仙狱都包裹在阵法当中。

而布置阵法,非常重要的一环,就是刻画阵纹。

刘浪在旁边,好奇地看着解浩权的动作。

解浩权手臂悬空,凌空绘制,一个个金色的阵纹成型之后,便融入到凡间仙狱四周的石壁之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即便解浩权是地阶术炼师,也是消耗颇大,脸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大概两个小时后,解浩权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完事了?”刘浪问道。

“没有。”解浩权摇摇头,解释道:“接下来才是至关重要的步骤,刚才,只是绘制的一个个单独的阵纹,接下来就是将这些阵纹炼化到一起,形成一个完整的大阵。”

说话间,解浩权意念一动,一团火焰慢慢从他的心脏处,解脱出来,悬浮于半空之中。

“这就是心火?”刘浪好奇地望向那团火焰,虽然隔着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刘浪能清楚地感觉到那一团火焰上的骇人温度。

即便是已开炼体三门,肉身非同寻常的他,依旧能感受到一阵灼热之感。

刘浪不禁后退了几步。

“融!”

解浩权爆喝一声,脱身而出的心火随着他的声音,一阵颤动,紧接着,凡间仙狱四周亮起了一片又一片的金光。

每片金光之中,都有一根细线绵延而出,最终,汇聚到那团心火之上。

融合阵纹显然比绘制阵法,还要困难,这从解浩权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后,原本呈现红色的心火,已经被无数金色细线完全包裹其中,此时连心火都跟着变成了金黄色。

就在解浩权全力融合阵纹的时候,他的心火却是“砰”地一下,从中间炸裂开来。

本来已经即将完全结合在一起的金色细线全部抽了回去,解浩权紧跟着喷出了一口鲜血,正好喷在了那团心火之上。

本来裂成好几半的心火,遇到鲜血,竟然瞬间凝聚到了一起,之后,一团圆圆的心火,竟然开始出现了棱角,慢慢演化成四肢,头部,最后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红色的小怪兽。

成型之后,那怪兽形的心火,如同有了灵智一般,飞速向着远处逃去,其速度之快,以解浩权的实力,竟然没能在第一时间追上。

“孽障,还想逃?”解浩权身体一闪,便追踪而去。

解浩权的身影刚刚消失不见,那怪兽形的心火便凭空出现在了刘浪面前。

刘浪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这心火的温度,他刚刚清楚的感受到了,别说碰上了,就算离近一点,都会被烤成肉干,刘浪不由自主地后退。

可是那怪兽形的心火却仿佛喜欢上了刘浪。

刘浪向后退一步,那心火便向前追一步,直到退到墙边,避无可避了,刘浪才发现,之前的炙热之感早已经没了,周围甚至还有一丝凉爽。

“这是怎么回事?”刘浪不为不解,却也不敢轻易的挪地方。

就在他思考着,该如何才能摆脱的时候,那心火瞬间启动,一下就冲到了刘浪的小腹之前,刘浪想躲闪,却根本来不及了。

心火趋势不减,一下就碰到了刘浪的身体,接着一闪即逝,再无踪迹。

曙光牙科根管治疗
长春哪所医院看银屑病正规
贵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泉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中山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