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戴姆勒结束蔡澈时代

2019-12-04 12:43: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戴姆勒结束蔡澈时代

蔡澈结束了戴姆勒的燃油车竞争时代,而电动车以及自动驾驶时代的角逐问题,就由这个年轻的后来者思考吧!

今日,戴姆勒集团宣布,董事会主席蔡澈博士将在2019年5月正式卸任,研发负责人少壮派康林松(Ola Kaaellenius)届时将正式接替他的职位,任期五年。而戴姆勒集团也将迎来自己历史上第一位外籍董事会主席。

据了解,蔡澈将在明年5月举行的戴姆勒董事大会上完成卸任工作。蔡澈还将会在2021年接任戴姆勒监事会主席的职位,现任监事会主席Manfred Bischoff的任期刚好在2021年结束。自此,蔡澈总算是为他的戴姆勒之旅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蔡澈的戴姆勒生涯

蔡澈与戴姆勒的不解之缘超过30年,这个睿智的土耳其人,尽管是工程师出身,却并不刻板。蔡澈是有帅才之人,他在2000年空降奥本山掌管克莱斯勒时,没人能想到短短4年后,他就让克莱斯勒盈利高达15亿美元以上。

这除了让他赢得如潮赞誉外,也让他赢得了戴姆勒掌门人的宝座。2005年,奔驰丢掉了全球豪华车销量冠军的桂冠,与克莱斯勒的合作陷入泥潭,高高瘦瘦留着两撇白胡子的蔡澈在2006年2月16日临危受命,接任奔驰总裁,试图扭转乾坤。

上任后蔡澈在第二年就做了一个惊人之举:将此前掌管过的克莱斯勒股权出售给投资集团Cerberus,要知道这位CEO顺利走上戴姆勒掌门人的位置,还要仰仗在克莱斯勒的成绩。不过,一年后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克莱斯勒破产,正因其提前将其抛出而戴姆勒幸免遇难。

不过,蔡澈在位的前5年,其执掌的奔驰市场表现仍然没有得到改善,反而在2011年变得更糟糕

。就在这个汽车发明者庆祝125周年之际,奔驰被奥迪赶超,连全球豪华车老二的位置都做不成了。蔡澈抛出2020战略,发誓要在此之前重新夺回豪华车老大的位置。

想必当时这样的豪言壮语获得不少嘲讽,对蔡澈来说压力更大的是来自内部的声音,因为当时他只剩下两年的任期,对他来说时间远远不够。所幸蔡澈虽然被外界严重质疑,却并没有被取代,显然是因为董事会基本认可其做法。

真正的反击在上任第八个年头。这位蓄着古拙“海象胡”的CEO为奔驰品牌找准产品定位,开始推行年轻化战略,从对手的失误中吸取教训,大改奔驰品牌古板的车身样式,推出GLA等更迎合年轻消费者需求的车型。

2017年,戴姆勒集团全球总销量达到330万辆,同比增长9%,创下历史新高。其中,梅赛德斯-奔驰及Smart品牌全球销量达242.4万辆,中国市场销量达到61.7万辆,相比2016年同比增长25%。这一年,奔驰在全球重新夺回了第一的位置,蔡澈夺回了尊严。

有意思的是,2016年,蔡澈的第二次延任质疑的声音消失了,董事会决定将蔡澈原本于2016年底到期任期延至2019年年底。不仅仅是即将完成的“重夺第一”战略目标,最有力的支持者还有2015年创历史新高的戴姆勒财报。

2015年戴姆勒全球销量290万辆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长12%。营业额1495亿欧元,增长15%。净利润89亿欧元,增长22%。董事会最看重的息税前利润率首破9%。净利润增速>营业额增速>销量增速显然表明,戴姆勒在销量创纪录的同时,盈利能力在增强。

继任者高起点开端

蔡澈曾在媒体公开采访中,非常感慨地称:“这些年来我很难说我做对了所有的事,但是我们最主要的工作是把基础打好,比如制造的质量、设计、燃油经济性、舒适度、经销商络,以及在品牌建设方面能不能做得更好,这些都是我们的基础工作,要一步一步去做。”

值得一提的是,蔡澈在位期间,这位曾经与克莱斯勒在各专业机构发布的汽车质量排名底部挣扎的患难兄弟,近年来已经摆脱了这样的困境,重新拾起了“质量”招牌。

接下戴姆勒舵盘的康林松,几乎在顷刻之间得到了中国前所未有的关注。在戴姆勒体系里,他却早就有了一串属于他的修饰:奔驰第一位非销售出身的销售负责人、戴姆勒历史上第一位经济学出身的全球研发总裁、第一位非德国籍的CEO。

不像蔡澈的工程师出身,康林松是经济学出身的。回望康林松的职业生涯,30岁就因在戴姆勒二级经理岗位上的优异表现获得了欧洲汽车圈的关注,也正因为他非工科出身的特殊身份,使得他在趋势把控上有着敏锐的嗅觉,在采购领域即发挥了长处,又了解了汽车产业。

2000年康松林的短暂离开担任超豪华品牌迈凯伦CEO,更像是一次外派进修,一年后回归的康松林开始执掌奔驰AMG高性能部门。恰如其分的经验和天分让康林松在AMG品牌上的历练打开了其更广阔的事业机会,也就是后来的戴姆勒一级经理,及至全球研发负责人。

“戴姆勒内部所有人员都清楚,康林松是未来CEO的最有利接班人,几率高达80%,甚至当时蔡澈的续约也是为了让这位继任者有更多的时间学习成长。”戴姆勒内部相关人士曾如此表示,而明年5月就是这位非德国国籍CEO掌舵戴姆勒的开端。

康林松继任后恐怕不得不考虑前任的一个心病。在蔡澈第二次延任之时曾制定了一个中期目标,戴姆勒汽车制造部门的销售利润率达到9%。2014年,该部门曾实现7.8%的利润率。过去,蔡澈也一直努力提升奔驰的盈利能力,使其达到与其他劲敌不相上下的水平。

然而,今年第一季度戴姆勒息税前利润同比下滑12%至33.3亿欧元,净利润同比下跌11%至24亿欧元。第二季度尽管奔驰全球销量创1,188,832辆新高,但由于关税等因素引发的价格变动、研发新技术开支增加等因素,营收同比下滑4%至226亿欧元。

与此同时,戴姆勒虽然通过奔驰重新拿下全球以及中国豪华车销量桂冠,但这一轮新车效应渐渐褪色后,仍然面临巨大压力。蔡澈结束了戴姆勒的燃油车竞争时代,而电动车以及自动驾驶时代的角逐问题,就由这个年轻的后来者思考吧!

不过,戴姆勒董事会应该是十分看好康林松的,不然为什么放心地让蔡澈提前了7个月卸任。

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文章标签: 销量

一周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薏芽健脾凝胶小儿脾胃虚弱怎么食疗

锦州市惠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哪家医院看牛皮癣权威
广东好的性病医院
湖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广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