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龙魄原型体 第五百二十六章 巧合的相遇

2020-01-16 22:18: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魄原型体 第五百二十六章 巧合的相遇

调整好罗契马背上的腹带与背负着行囊和皮箱,盖洛特接着检查了一遍自己背后背着的钢银双剑都能够随时以最快的速度伸手将其拔出之后跨到了罗契的马背上,抖动着缰绳。

跑起来,罗契!低声地呼喝着,盖洛特从酒馆门口进入到了街道上,沿着路标所指引的方向向着人间之里西边的围墙大门处跑去。

在酒馆二楼的房间内安然享受了一个要比野外的树根窝子舒适得多的睡眠之后,盖洛特的精神状态已经彻底恢复得差不多了,足以应对今天他所需要去做的事情:去魔法森林的香霖堂那里寻找委托人兼店主森近霖之助了解狮鹫委托的一些具体情况,好方便自己完成委托,拿到委托中承诺的赏金来维持接下来的生活费用,以及相应的武器保养费用与购买新武器的花费。

虽说就总体的感觉与经历来说,盖洛特发现人间之里酒馆的物价要比他原来所处世界绝大多数王国境内低廉了不少,但不得不说,武器的打磨修理维护以及购买新的武器与购买草药魔法材料或者魔法药剂就远比他原来所处世界的同等情况价格高昂了不少:不同于他原来所处世界那样每个地区或多或少都有常驻的法师女术士或者草药医生炼金术师什么的,幻想乡这里却没有类似的情况,就连打造武器铠甲的铁匠们基本上都在条顿营地内拿着高薪带着学徒为条顿人工作,人间之里内剩下的铁匠们也就是打造一些日常生活中所需要用到的铁器,比如菜刀锄头铲子还有锅碗瓢盆之类的,想要打造或者修补武器就完全不用想了。

想要打磨修补武器或者购买新的武器需要到条顿营地的军工厂内按照他们的报价来交易,想要购买制作独特的狩魔猎人药水所需要用到的部分草药与魔法材料也是同样的情况,所以盖洛特秉承着趁现在正好一个适合狩魔猎人的工作的机会赶紧开始干活,五百p币也不是小数目,起码可以在保障一整周基础生活费用的前提下在条顿营地的军工厂内购买到一把自己昨天感兴趣的钢剑――盖洛特已经对于自己目前所背负的那把使用了太长时间而磨损太过严重的钢制双手剑感到是时候购置一把崭新的并且质量更加过硬的备用品了,不然一旦在哪次战斗中旧的钢制双手剑损毁了的话,盖洛特可不认为能拿着综合强度比钢制双手剑还低不少的钢芯镀银双手剑继续与人类对手或者类人生物作战,毕竟钢芯镀银双手剑远比几乎纯钢打造的钢制双手剑更容易产生磨损,这种复合材质的武器一向都是很娇贵的,狩魔猎人们也通常只是在对付那些白银可以造成负面效果与极佳杀伤效果的被诅咒类生物以及部分怪物的时候才会用钢芯镀银双手剑来进行战斗,平常对付人类敌人类人生物以及绝大多数较为常见的怪物时还是以结实耐操的钢制双手剑来解决掉她们。

完全没有费太大的工夫,盖洛特就骑着罗契顺利地从几名勃格霍尔长枪兵把守的人间之里西边的围墙大门处来到了野外,继续向着魔法森林的方向疾驰而去。

嗯?才刚刚沿着道路向西没有走出太长的距离,盖洛特就敏锐地感觉到自己后方较远的地方似乎还有一个骑着马的人正在向自己靠近,一名骑着马的骑手,骑着的是重骑兵与骑士专用的重型战马,应该是一名全副武装的骑士,目的地应该跟我要去的地方一样,至少是同一个方向的

作为一名狩魔猎人,盖洛特的听觉远超常人,虽然达不到类似于雷达一般的效果,但也能够利用较远处传来的一些微小的声音再结合上自身丰富的经历经验从而分析出很多东西来,这对于时刻都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怪物或者心怀不轨的普通人类的狩魔猎人来说是非常有必要的能力。

勒住了罗契的脚步,停下脚步的盖洛特兜转马头正对着来着的方向,右手伸向了自己背后背着的最靠外侧的钢制双手剑的剑柄:双手剑顾名思义,都是以双手紧握来进行使用的,而且在马背上很少会有人使用双手剑,毕竟处于马上作战的时候骑手需要腾出一只手来握紧缰绳好控制着胯下战马的行动,不是从小就开始骑马的游牧民族分子或者经验丰富的资深骑手,敢在马背上用双手剑作战就必须做好随时跌下马背的准备。

盖洛特虽说是一名经验丰富并且差不多快有一百岁的老牌狼派狩魔猎人,但他也不会在马背上双手使用钢制双手剑,而是右手单手握住了钢制双手剑的剑柄,准备将其拔剑出鞘单手使用――双手剑的重量与长度就决定了很难用单手使用,不过能够单手使用双手剑跟使用单手剑一样轻松的基本上都是那种力大如牛的壮硕汉子,而盖洛特就恰巧因为自己的狩魔猎人种族身份而远比普通人类拥有更加强壮的身体与力气,因此单手握着钢制或者钢芯镀银的双手剑进行挥砍刺击对于盖洛特来说是非常轻松的,如果有必要的话,他都可以双手双持自己的钢银双剑进行作战,让自己的对手好好体会一下面对两把呼啸而来的双手剑的攻击是怎样的感觉。

在盖洛特眯起来的金黄猫瞳中,一个身影逐渐从地平线上出现,并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这是一名身着漆黑色重型铠甲的骑士,漆黑色重型铠甲的风格类似于尼弗伽德与狂猎两种重型铠甲风格的结合体,而这名骑士的头上戴着一顶全封闭的恶魔环翼圆桶盔,看上去跟尼弗伽德骑士们所喜爱的黑色羽翼头盔非常相像,只不过这名骑士的是恶魔环翼,而不是类似于天鹅翅膀版的羽翼;除此之外,这名骑士在漆黑色重型铠甲外还穿着一套洁白色的罩袍,上面描绘着一个线条简单的黑色条纹十字架,这让盖洛特稍微有所警惕――他曾经在诺维格瑞以及其周边的地区见过一些永恒之火神殿的牧师,他们身上穿着的僧侣袍绝大多数都是洁白的底色上描绘着一个漆黑色的十字架,而眼前这名骑士的罩袍也是差不多类似的装饰风格,让跟永恒之火神殿以及女巫猎人们曾经打过不少交道的盖洛特不得不提高了自己的警惕。

看来真是巧合,不是吗?骑士策马来到盖洛特的身边,他并没有拔出武器,还在快要靠近白发狩魔猎人的时候特意减缓了自己胯下重型战马的速度,让盖洛特完全感觉不到他有什么敌意或者攻击的意图,利维亚的盖洛特,我们又见面了。

你是谁?盖洛特冷冷地说道,虽然眼前这名看上去疑似永恒之火神殿武装苦修士一般的骑士对自己目前并没有敌意,但他也不打算放松应有的警惕,我们之间似乎并没有在这之前见过面。

嗯?昨天的时候不是见过面了吗?听到盖洛特的回答,骑士听上去有些诧异,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是怎么回事:哦,看来都是这一身条顿式哥特板甲的黑锅,而且恶魔环翼圆桶盔的全封闭型结构还会使穿戴者从嘴里说出来的听上去变调狩魔猎人,你稍等一下。

说着,骑士伸出穿戴着板甲手套的双手将头上戴着的恶魔环翼圆桶盔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面部线条粗犷的硬汉型脸庞来。

用不着露出那种因为僵硬面孔想要表现出惊讶的意味而挤出来的近乎哭笑不得的表情,也用不着行一个僵硬或者说不情不愿的礼。冯龙德将摘下来的恶魔环翼圆桶盔揣在自己的腰间,略有无奈地看着露出一种微妙得不能再微妙的表情的盖洛特,我就是昨天跟你在条顿营地内见面的那个家伙,看来你完全没想到一个自称不死君王的家伙还会亲自穿戴着重型铠甲骑着重型战马到处乱跑吧?

是的,君王陛下。盖洛特点了点头,不过身穿铠甲的国王我见过很多,而且其中也有一个非常精通各种攻城器械的国王,他每次战斗都会跟着自己的骑士与士兵一起冲在前面,只不过他的私人生活癖好有些异于常人

那个国王是谁?能够亲自率领着自己的军队上战场的国王,即使不是一个好国王也坏不到哪里去,至于私生活古怪点就古怪点吧,你如果知道我的私生活会干些什么的话没准儿就会觉得你见识过的那个国王有可能都算不得什么了。冯龙德耸了耸肩,他虽然昨天晚上恶补了不少盖洛特原来所处世界的设定与知识,但也仅限于历史进展种族情况与文化习俗,话说他是谁?要不你来介绍介绍?

我感觉已经没有必要了,君王陛下。盖洛特摇了摇头,每次想起这个很难用几句话来形容好坏的国王的名字,都会让他或多或少感觉自己的心里一紧,他已经去世了,而且是被一名伪装成僧侣的刺客刺杀而死的。更何况我已经来到了这个被称为幻想乡的世界,即使他还活着,我介绍给您的话,您也没办法与他见面,因此毫无必要。

那就太可惜了,想必这个国王应该希望自己荣耀地战死在战场上吧,最后却被一名刺客所杀,值得唏嘘啊。冯龙德遗憾地回答道,虽然没从盖洛特的嘴里了解到这名国王的名字,但从这名狩魔猎人的只言片语中也可以判断出这是一名很有才华并同样有些怪癖的优秀国王,让他不由得想要进一步了解了解更多的相关事迹,那么,利维亚的盖洛特,你是打算去哪里?

去魔法森林区域内的香霖堂,那里的店主在人间之里中心广场的布告墙上贴了一张委托,需要有人来帮忙解决掉或者治退一只在他店铺周围来回行动骚扰他正常生活的狮鹫,为此悬赏了五百p币与从店铺出售的商品中任选一样的奖励,我打算借机赚点旅店费伙食费与购买新武器的钱。盖洛特说道。

去香霖堂?真是有够巧的,我正好也打算去香霖堂一趟,不过我不是去完成什么委托的,而是打算看看那里有没有什么我感兴趣的商品。冯龙德挠了挠头,不过话说回来,香霖堂的店主居然会在人间之里中心广场的布告墙上贴委托告示?看来那只狮鹫确实是骚扰到他了,但也够奇怪的,亚尔曼他们居然没能去成群结伙地接下这个委托,这不正常啊

在那里巡逻的条顿士兵说是最近才张贴上去的,而且据说你手下所有的骑兵部队都在外面执行任务。盖洛特出声提醒道,昨天晚上与今天早上在酒馆一楼喝酒进餐的时候,他没少从周围一大群同样喝酒吃饭而且还聚众侃山的条顿士兵们那里听到条顿营地方面的很多事情,自然知道人间之里这个原本除了上白泽慧音这个白泽教师以及命莲寺与神灵庙内的各式妖魔鬼怪之外并没有其他自保力量的人类聚居地现在已经将大部分防务交给了一支六百余人的条顿营地所属勃格霍尔区队接管,而条顿营地隶属的各种骑兵部队也几乎每天都在野外马不停蹄地执行各种任务,连带着人间之里内的绝大多数委托都开始积压起来,听说原本很少出现的博丽神社内的博丽巫女都抽空跑过来接几个简单的委托,赚取点食物生活用品与小钱来补贴家用。

靠,我居然忘了这一茬子了冯龙德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想了想后向盖洛特问道:狩魔猎人,你能允许一名条顿骑士的同行吗?我对于那个狮鹫委托完全没有兴趣,不会抢你所需要的赏金。

当然可以,君王陛下。盖洛特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您是君王陛下,即使我不同意,您肯定也要跟着一起去,我不一定能阻止得了。

哈,你可真会冷嘲讽。对于盖洛特的冷淡回应冯龙德并没有在意,耸了耸肩后将恶魔环翼圆桶盔重新戴在了头上,那么赶紧出发吧,不然再等一会儿太阳就彻底升起来了,在那种艳阳高照的暴晒下骑马赶路绝对会非常受罪。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电话预约
合肥长淮医院在线预约
不孕不育症常见症状
哈尔滨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汕头妇科医院哪个比较好
分享到: